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停发工资、黄光裕套现近10亿国美到底发生了什么?

2022-11-07 20:32:26 2488

摘要:核心提示:1,11月3日晚间,“国美停发员工工资”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,国美电器要求员工签署承诺书也随之被曝光。不少员工向凤凰网《风暴眼》爆料,国美或利用激进手段逼员工离职。2,大厦将倾前,内部或早已累如危卵。多位员工称,目前国美内部中层员工...

核心提示:

1,11月3日晚间,“国美停发员工工资”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,国美电器要求员工签署承诺书也随之被曝光。不少员工向凤凰网《风暴眼》爆料,国美或利用激进手段逼员工离职。

2,大厦将倾前,内部或早已累如危卵。多位员工称,目前国美内部中层员工已经陷入混乱状态,频繁换帅。

3,逾百名前员工正因工资及补偿一事在走法律途径,他们有的正在仲裁,有的已经进入二审、还有的正被国美提起上诉。

4,一边套现近10亿港元,一边缓发薪水、鼓励员工与公司共患难,这让不少员工质疑黄光裕夫妻此举是否妥当,也让他们对国美的未来更多了一丝忧虑。

-------------

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至少黄光裕有点力不从心了。

11月3日晚间,“国美停发员工工资”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,国美电器要求员工签署承诺书一事也随之被曝光。根据承诺书,从2022年10月起,国美在未来半年到一年时间里,员工工资可能延迟发放。

伴随承诺书一起发酵的,还有国美电器董事长黄秀虹的一番言论,在近日的国美全员大会上,黄秀虹称:公司到12月底之前,只会给员工上社保,不会再发工资了。她还表示:今后中长期,工资发放也存在不确定性。会后公司会出具一份承诺书,员工可以各自去找主管签字。

随着舆论愈演愈烈,第二天11月4日,国美内部人士回应称,“公司只是提示未来半年可能会出现工资缓发的情况,并不是说不发工资。”

即便如此,有不少员工认为这是国美变相裁员的“非法行为”。因为他们历经了4月以来国美未间断的裁员历程,对于国美的“裁员操作”已经“驾轻就熟”,不少被迫离职的老员工正走在仲裁路上,他们四处奔波,只为讨回工资和赔偿款。

裁员方式千万条 非法手段算一条?

工作五年,李玉也从未见过这种局面:上级以公司账目为由逼员工离职,在员工不配合的情况下擅自拿走偷走员工物品。

李玉介绍,她今年四月份入职国美,最初负责国美跨境供应链业务,主要把中国的东西卖到海外,后来经部门整合,他们被并入“真快乐”项目,她负责国美在某app的海外直播业务,在其中担任小组长职务。

虽然自进入公司起,公司裁员新闻就未间断,但李玉仍以公司为家,兢兢业业的负责经手的每项工作。事情起因是9月中旬的一次上级谈话,上级告诉她业务中18000元物流亏损需要她承担。

李玉介绍,在电商界,有一种行为叫“逆向物流”,是指电商和买家在收发货过程中,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物流发错或退换货情况,比如把A包裹发给了B,B包裹发给了C,或者丢失货件的,这都属于逆向物流。一般出现这种情况,电商公司可以找物流公司直接索赔。因为电商公司在与物流公司签合同时,会提前收取一定担保金,如果中间有额外差错,相关费用会在担保金里提前扣除。

“问题在于因为一些原因,国美没有与这家物流公司收取担保金,这就导致逆向物流亏损的18000元陷入‘无人认领’的局面”,李玉补充道。

上级希望李玉承担起来,但深知其中利害的李玉拒绝为此担责。两次协商未果后,9月21日晚七点,上级趁李玉外出打电话的时间将李玉办公桌的私人物品全部拿走,并在事后要求她“自动离职”,这意味着李玉将没办法拿到赔偿。

一番思索后,李玉于22日报了警,与此同时,国美“单方面”开具了“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”。通知书显示,“因您严重违反公司制度,给公司带来财产损失”......双方所签劳动合同自2022年9月22日解除。

在李玉看来,国美就是借公司债务问题“变相逼迫”她“自动离职”,以此免除裁员赔偿。而让她更无语的是,她的直属上司、国美中层领导竟然是“老赖”,在天眼查上有两条关于该上司的限制消费信息。

目前她已经就工资及赔偿问题申请了仲裁。

和李玉一样,也有不少前员工在走仲裁流程,他们自发组织了至少两个仲裁群,总人数已超850名,目前这个数字还增加。他们都是从去年开始就被国美以各种原因被裁,或被“自动离职”的员工,但无论哪一种,国美承诺给他们的工资和赔偿都未如期给到。

裁员、降薪、管理层或陷入混乱

大厦将倾前,内部或早已累如危卵。多位员工告诉凤凰网《风暴眼》,目前国美内部中层员工已经陷入混乱状态,频繁换帅,很多员工不知道向谁述职。李玉表示,她至今不知道上司的上司的是谁,也不知道其上司向谁述职。

前员工黄尘总结道,主要还是国美近两年频繁引进互联网高管,但高管们待的时间又很短,频繁离职,也导致国美的互联网思维一直没建立。

虽然国美倾全部之力打造的“真快乐”被黄光裕做成了一款集京东(自营)+淘宝(平台)+社交(小红书)+抖音(短视频和直播)所有功能于一体的结合体,但国美始终缺乏互联网思维,“这种根本性的精神内核建立不起来,真快乐很难有前途,”黄尘表示。

凤凰网《风暴眼》不完全统计,自黄光裕回归国美之后,先后有12名高管离职,其中至少有四位是互联网公司出身,8月底离职的“真快乐”APP负责人丁薇在国美之前曾就职阿里。

外来高管频繁离职的背景是黄光裕归来之后所带来管理方式的变化。黄尘透露,国美的集权文化很浓厚,特别是黄光裕回归后,这种文化更严重,比如一些重要会议上,黄光裕就直接喊话业绩未达标员工,“当初面试讲得多么好,到了约定时间还没做出来,就趁早滚蛋。”

此前也有媒体报道国美10万元级别的合同也需要黄光裕亲自审批。

忍耐力降低、10万合同需黄光裕亲自审批......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美越发恶劣的经济环境,这在国美的裁员比例中体现尤其突出。

不少员工告诉凤凰网《风暴眼》,国美今年的裁员从三四月开始就没结束过,每月、每个部门都在裁,而且是一大批一大批的裁,有的人刚进来三个月就以试用期不合适为由让人离职。

陈一称,国美近年大力发展的“打扮家”业务已经差不多全部裁完,“真快乐”业务也裁掉超90%的人,从最高峰时期的2000多人缩减到现在100人左右。最开始的时候,“真快乐”业务涵盖财务、招商、运营、市场、产品技术、人力六个部门,现在“至少运营部门已经全部裁完”。

被裁前,陈一就在“真快乐”项目里负责运营工作,去年进入该公司时,该部门有20多人,虽然相比淘宝、京东等电商平台,“真快乐”app+小程序的月活比较少,但还能维持在几百万左右,今年开始,这个数据慢慢下滑。

随之而来的便是裁员、降薪。“四月初就先裁掉了一半人,四月底又裁了一波,仅留下三四个人。随后五月份开始让员工居家办公,并以此为理由单方面降薪一半,”陈一表示。虽然正在申请劳动仲裁,但陈一也不清楚国美欠她多少钱。

有相似经历的还有林临,他做“真快乐”app的产品研发。据他介绍,国美还以更改考核标准为由“克扣员工工资”。林临称,“入职时候说的工资中绩效占比20%,后来突然就改成40%了,我们不同意也阻止不了”。

他进一步表示,他也搞不懂产研和销售的绩效如何挂钩,当时他几乎每个月都会被扣工资,从几百到几千不等。而他所在的部门也在不断裁员,在他6月份离开前,所在部门已经裁掉50%的人员。

目前,包括李玉、陈一、林临在内的上百名前员工正因工资及补偿一事在走法律途径,他们有的正在仲裁,有的已经进入二审、还有的正被国美提起上诉。虽然在积极推进案件进展,但不少人并不抱多大希望,李玉表示,根据现有案例大致分两种模式,“同意调解的,金额直接砍半,时间是明年给钱;不同意调解的。国美会上诉一审二审,拖时间。无论哪一种,国美都没有钱执行。”

昔日巨头真的无力回天?

14年前,黄光裕凭借散布在各大城市的国美电器一举坐上中国首富宝座,彼时的中国零售市场,除了苏宁的张近东,无人敢与他叫板。

宝座还未坐热,他旋即因过往违法行为被清算,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。而在黄光裕消失的十几年时间里,也是中国互联网和电商迅速崛起的时代,“群龙无首”的国美毫无意外被时代抛弃。

再次进入大众视野是在2021年黄光裕出狱后,彼时黄光裕豪气万丈,对外称“要用18个月让国美重新回到原来的市场地位”。

但事与愿违,在经营理念、疫情等综合因素影响下,国美的财务反而每况愈下。财报显示,2017年至2021年,国美零售历年的总营收为715.75亿元、643.56亿元、594.83亿元、441.19亿元、464.84亿元。同比分别增长-6.68%、-10.09%、-7.57%、-25.83%、5.36%。

净利润方面,国美零售2017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局面。wind显示,2017年至2021年,国美零售历年净利润分别为:-4.5亿元、-48.9亿元、-25.9亿元、-69.9亿元、-44亿元。同比增长分别为:-238.37%、-986.23%、47%、-170.05%、37.06%。

进入2022年上半年,国美财务继续恶化。根据财报,2022年上半年,国美营收腰斩至121.09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53.05%。净利润亏损持续加大,达到29.66亿元,同比亏损50.24%。五年半时间里,国美零售总计亏损超220亿。

此外,国美的流动负债也危机四伏,2020年以来屡次超过当年总营收。2017年至2022年上半年,国美零售当期的流动负债分别为353.44亿元、406.04亿元、464.12亿元、529.43亿元、521.50亿元以及500.68亿元,而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715.75亿元、643.56亿元、594.83亿元、441.19亿元、464.84亿元、以及121.09亿元。

目前,国美的流动资产还有250.51亿元,其中133.03亿元是已抵押银行存款及受限现金,占比约53.1%。零售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只有157.13亿元,其中货币资金24.09亿。相比去年同期的43.78亿元减少大约45%。

财务带来的压力在线下门店缩减上体现的更加明显。半年报显示,包括旗舰店、社区店、新零售店在内的门店数量还有3825家。但到了第三季度,据《财新周刊》报道,国美已关闭旗下九成门店,目前全国门店数量已不足500家,分公司也经过合并撤销,从40家下降至30家。

8月19日,也是黄光裕承诺的“18个月让国美重新回到原来的市场地位”限期之日,黄光裕发布公开信称,现实和目标有一定差距。国美将战略目标改成聚焦主业、瘦身减负。并订下一个目标:在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,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,2025 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。

在黄光裕鼓励大家同舟共济的时候,黄光裕夫妻的减持动作却越发频繁。根据国美公告,9月14日、15日两天,黄光裕、杜鹃夫妇通过三次交易卖出了15.28亿股“国美零售”,共套现2.95亿港元。根据统计,从去年12月开始到今年10月13日,黄光裕夫妇已累计套现近10亿港元,持股比例从61.50%降至41.99%。

一边离场套现,一边缓发薪水、鼓励员工与公司共患难,这让不少员工质疑黄光裕夫妻此举是否妥当,也让他们对国美的未来更多了一丝忧虑。

(文中李玉、黄尘、陈一、林临均为化名。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